<strike id="fdnjp"></strike>

<address id="fdnjp"><address id="fdnjp"><listing id="fdnjp"></listing></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fdnjp"><nobr id="fdnjp"><menuitem id="fdnjp"></menuitem></nobr></address><form id="fdnjp"></form>
<address id="fdnjp"><listing id="fdnjp"><menuitem id="fdnjp"></menuitem></listing></address>
<sub id="fdnjp"></sub>

      許柏鳴 | 當今家具企業疑惑的若干問題解答(第一期)

         日期:2022-06-01     來源:深圳家具研究開發院    評論:0    
      核心提示:當下,國際局勢云譎波詭、復雜多變,防疫形勢依然嚴峻、經濟壓力陡增;在行業內部,市場低迷、產業生態正在急劇變化和重塑。兩者疊加,企業面臨生存與發展的巨大挑戰,不少企業深陷迷茫,如何撥開迷霧去尋找遠處的光明和晨曦,亟待方向性的指引。 對此,深圳家具研究開發院(DEDE)專門策劃,由許柏鳴院長親自就當今家具企業疑惑的若干問題逐一予以解答,希望有助于大家增強信心、理清思路、避開陷阱、找到前行的正確道路,并夯實地基、布好局。 第一批,我們依據企業的現狀與呼聲設定了10個問題,每一個問題背后都有其復雜的根源,都涉
      許柏鳴 | 當今家具企業疑惑的若干問題解答(第一期)
      市場什么時候才能復蘇?依據是什么? 
      這10個問題分別是:

      1. 市場什么時候才能復蘇?依據是什么?
      2. 少數頭部企業發展勢頭迅猛,廣大中小型企業還有發展的空間和機會嗎?如果有,則機會在哪里?
      3. 大眾紅海市場越來越難做,怎么能夠在其中活下來?怎么才能發展好?
      4. 高端品牌要怎么打造?
      5. 如何看待多品牌運行?
      6. 如果要避開競爭激烈的紅海市場,差異化策略具體要怎么做?
      7. 家具產品設計正在朝什么方向發展?這個方向是否正確,會管多長時間?
      8. 錯過了跑馬圈地的最佳時機,渠道拓展還有機會嗎?應該怎么拓展?
      9. 房地產行業回暖,低谷期是否已經結束,接下來將如何影響家具行業?
      10. 企業人才一直是個大問題,究竟應該怎么解決?

      在此過程中,我們也期待廣大受眾依據自身的痛點和希冀不斷提出新的問題或命題,對于具有普遍意義的問題,我們將予以新一輪解答,并由此往復循環。對于不具普遍意義、不愿公開的個性化與私密性問題,我們將予以121(one to one)式的私域交流。

      本期,我們從第一個問題開始。

      市場一定會復蘇,這是毫無疑問的,企業關心的是什么時候才能復蘇,預測是否可信、依據是什么?如果信口開河,單憑個人的主觀意識給出草率的結論會產生誤導,是不負責任的,因此還是要說透。
      我們認為接下來的復蘇有短、中、長三個時機,即:一是反彈性的短期復蘇,這取決于國內疫情的控制與鞏固程度;二是修復性的中期復蘇,這取決于俄烏局勢的溢出效應、中美貿易戰的解除與否和解除程度;三是反轉性的長線復蘇,這取決于國際局勢的顛覆性逆轉、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所必須攻克的外部難關和全球話語權的建立、確立和鞏固。

      ① 反彈性的短期復蘇

      導致目前市場暗淡的直接原因是疫情封控、隔離 ,因為人員流動受阻,運輸也受限制。但也要看到與餐飲、旅游等時效性極強、不大會補缺的服務業不同,家具行業的剛需不會消失,是一直都在的。前者在時間上來說是“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了,而后者在疫情結束后被暫時休眠的剛需市場和改善性市場都會釋放出來,因此,疫情基本控制后必然會迎來一個“小陽春”。

      而目前來看,盡管外防輸入內防反彈的防疫形勢依然嚴峻復雜,但國內防疫體系一直在高效運轉,并已經逐步建立起了常態化的運營機制,疫情在總體上的受控能力越來越強。疫情的控制勢頭正在向好,重災區上海社會全面清零正在逐步實現,國家對經濟托底的政策力度也會越來越強。

      短期復蘇幾乎是很多中小型企業的還魂劑,因為有些企業已經倒下了,還有相當一部分企業正在生死線上苦苦掙扎,有的只能再撐三五個月,如果能夠抓住短期復蘇的時機,則尚可續命。

      但之所以只是定義為“小陽春”,是因為境外疫情控制仍然難以預料,全球經濟已經元氣大傷,對國內的傳導效應才剛剛開始,中期依然難以樂觀。

      ② 修復性的中期復蘇

      這主要取決于中美關系的緩和與國際緊張局勢的降溫,特別是不激化,以及由此而帶來的、已經嚴重受損的全球供應鏈的修復。一旦中美貿易戰結束,那么對中美兩國乃至全球經濟都是極大的利好,家具行業水漲船高,也會迎來一波中期行情,這種可能性是可以期待的,我們對此持謹慎樂觀態度。

      如果說短期復蘇只是為了先活下來的話,那么中期復蘇就是一個可以強身健體的、寶貴的窗口期,企業務必在緩過勁來的同時,利用好這一個時間跨度仍然難以預料的契機重新思考自己的戰略方向、收縮戰線、修正定位、聚焦核心業務、收緊拳頭、布好局,瞄準出擊的時機配置好必要的資源、補上必要的能力短板。

      企業千萬不要倒在黎明前的黑暗中。

      每一次“危”都同時伴隨著“機”,物競天擇,嚴冬中很多人會挺不過來,會被無情地淘汰掉,能熬過來的生命體都是強者。當春天來臨的時候,他們往往會滋養得更好,因為同樣的環境,食物開始增多,而競爭者少了。

      俄烏局勢正處于膠著狀態,并已經呈現出長期化傾向,客觀上利好中國。俄羅斯與北約已經“對上掌了”,誰都輸不起,但也誰都耗不起,接下來有三種可能的走向:一是繼續對峙耗下去,直到一方倒下;二是達成交易和妥協,或面子或里子,雙方都獲得一個退而求其次的、可以接受的機會;三是走向極端,爆出驚天大事。當然,這三者是會在動態中互相轉化的。
      目前,正處于第一種和第二種狀態中間,在此情況下中國因素將會凸顯,時間對我有利。

      如果中俄實質性聯手,國際力量就能平衡,則世界就能安定下來。是否實質性靠向中國,對俄羅斯而言事關國家、民族和普京個人的生死存亡,但俄羅斯有大國沙文主義心態,甚至也有霸權思維,對中國始終存在著芥蒂與防范,對西方則始終存在著幻想,它更喜歡和西方談交易,中國還只是被其當作籌碼在用。因此,俄羅斯一方面需要中國的幫助,另一方面又患得患失,搖擺不定。在俄羅斯決心未定,沒到不可逆的時候,我們會給它一定的策應,但不會投入重資源無條件地予以支持。

      西方面臨的最大壓力是能源與物品短缺、通脹、金融維穩和由此帶來的嚴重的社會維穩難題。西方資本有兩個平臺,一個是美國、一個是歐盟,他們是一家,但其內部也存在著國家利益之間的矛盾,他們正在做的是盡量不讓后者這個次要矛盾上升為不可調和的主要矛盾。

      如果烏克蘭變成阿富汗化,那么東歐很可能會敘利亞化和中東化,這對俄羅斯和歐洲都是噩夢。歐洲實際上已經陷入戰場,受傷最重,以虛擬經濟為主的美國則面臨難以壓制的通脹壓力及其衍生出來的一大堆問題,幾乎束手無策,唯一可以暫時有效緩解的重牌就是在非傳統領域緩和中美關系。所以,從高官到拜登本人都先后放話要取消特朗普時期加增的關稅,但這是底牌,一直不甘心也不敢輕易打出來。一旦這張重牌出手,那么西方金融市場就會亢奮起來,歐美經濟將會明顯好轉,中國經濟自然也會迎來中期復蘇。

      順便說一句,在傳統安全領域是不太會緩和的,否則隊伍不好帶,因為一旦緩和,日韓會跑得比兔子還快,美國和西方的西太安全框架就會崩塌,這就不難解釋為什么老是要在臺灣問題上搞事。

      ③ 反轉性的長期復蘇

      西方經濟與中國經濟此消彼長的態勢已經形成,西方霸權依然存在,但已經從絕對霸權下降為相對霸權。失去霸權是其不可接受的,所以圍剿與打壓中國不會停止,但越來越感到力不從心,所以要么徹底攤牌,要么溫水煮青蛙。前者是找死,后者是等死。只要我們自己不犯戰略性錯誤,那么這個態勢就不可逆,我們追求的不是立馬推翻西方霸權,而是盡可能爭取時間,形成“河渡人”的局面。西方,尤其美國,是虛擬經濟為主,中國是實體經濟為主,雙方GDP的含金量是不同的,中國的實際綜合國力可能要比外界想象的高得多。而且,在急劇動蕩的國際局勢下,物資為王,實體經濟更加經得起風浪。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發展是在西方建立和主導下的國際秩序中實現的,是在血汗中艱難前行、摸爬滾打過來的。即便如此,西方資本也不會讓中國太太平平地發展,總是要打壓、圍獵和阻礙我們的發展步伐,正所謂“樹欲靜而風不止”。但不管怎么說,中國已經難以被撼動,西方霸權如果選擇孤注一擲,那么三五年就會崩塌;如果選擇慢慢耗下去,那么大約還能維持10年左右。

      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盡管依然任重道遠,但在歷史上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已經可以看到勝利的曙光。那么,中國家具業的長期復蘇也會清晰地呈現在國人面前,我們需要做的是夯實基礎,迎接黎明的到來。

      ④ 對近期密集出臺的國家政策的理解

      盡管未來必定是美好的,但現實的殘酷性必須面對和正視,這是繞不過去的坎。

      也正因為如此,國家一直在做最壞打算,為最低內循環做各種安排,包括:新基建、全國統一大市場、縣域經濟發展、穩經濟穩金融穩外貿穩增長穩就業的各項政策等等。即便如此,最低內循環也不是那么輕松的,會比我們想象的更加嚴酷。

      近期國家密集出臺的各項政策,內容極為豐富,信息量巨大,沒有可能在這里全部說清楚。在此,我們就“全國統一大市場”對家具行業的啟示和影響來做一些簡要的分析。

      全國統一大市場,核心是“統一”,即全國一盤棋。

      那么,如何統一?首先是全國統一產業布局,避免不必要的重復建設和資源浪費。如新能源汽車:對于傳統的燃油汽車,中國已經失去了機會,與歐美日的差距很難補起來了,不僅僅是技術,更在于專利的壁壘。所以要實現“換道超車”,那就是新能源+人工智能AI。但遍地開花的做法不可取,而是在國家層面就得予以統籌。比如,輪胎可以放在云南,因為靠東南亞近,橡膠資源豐富;電機可放在上海,因為華東工業基礎雄厚;控制系統技術可以放在深圳,因為深圳ICT行業發達,等等;至于整車工廠,則可以按照市場輻射情況在全國設幾個點。在這個基礎上,國家的政策就不是“撒胡椒面”,而是可以精準施策,引導市場,包括外資、國資和民營企業都按照理想的方案來予以建設。

      與此同時,可以順勢破除區域壁壘,形成統一大市場。

      另一個焦點,就是“標準”,標準也必須全國統一,乃至最終以中國標準來引導世界標準,如高鐵等。以手機為例,目前不同品牌甚至同一個品牌的不同型號,數據線接口都五花八門,誰家沒有一大堆無用的充電器和數據線?這不是巨大的浪費嗎?而且極為不方便。如果全部統一標準,你認為好不好呢?汽車的充電樁同樣如此,新能源汽車下鄉,如果這個問題不解決怎么能夠普及?

      家具不屬于國家戰略行業,而是民生產業,是完全競爭行業,像新能源汽車那樣完全統一也許不是很有必要,也很難,但不是不能有所作為的,無論從與其他行業的關系還是行業內部的集約和優化等方面來考慮,也有很多方面需要統一起來。尤其是,家具產業生態正在發生深刻的變化,從單個企業生產系統的大而全小而全正在逐步走向社會化專業分工,對此建立統一的標準體系實際上已經迫在眉睫。

      家具行業的底層建設任務可以歸結為“五基”,即:基礎材料、基礎裝備、基礎元器件、基礎軟件、基礎標準。這些工作極為重要,但尚未真正開始,需要全行業乃至全社會共同努力,這里不再展開。

      我們討論行業問題,本不該說這么多國際局勢并且說這么透,但家具行業是全國、全球整個經濟生態中的一個點,各種因素無不影響我們的生存和發展,經濟離不開政治,在政治面前,任何對經濟的純技術分析都毫無意義。金融市場如此,行業同樣如此。
      只有明白了這些道理,我們才能從容應對,才能看清正確的方向,才能把握住機會和自己的節奏。


      文章到此結束

      頭圖來源:Garik Barseghyan

       
       
      更多>同類資訊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慢点宝贝把腿抬起来我轻点
      <strike id="fdnjp"></strike>

      <address id="fdnjp"><address id="fdnjp"><listing id="fdnjp"></listing></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fdnjp"><nobr id="fdnjp"><menuitem id="fdnjp"></menuitem></nobr></address><form id="fdnjp"></form>
      <address id="fdnjp"><listing id="fdnjp"><menuitem id="fdnjp"></menuitem></listing></address>
      <sub id="fdnjp"></sub>